阿桑

一只可爱的阿桑默默路过

?我真的很伤心啊

宝啊你看过了顺手点个赞不行吗宝真的很难受啊

『给予未遂』Section 2

旭之纬x婪竺臻

手黑🐷x作死b

  清晨的一缕阳光照射在了婪竺臻脸上,红彤彤的视线让婪竺臻有点不舒服随即便睁开有点湿润的双眼。


  因为没有旭之纬在旁边婪竺臻没有安全感大半夜的委屈的哭了几次,这也是惩¥f他的一种方式。


  记忆回笼婪竺臻酒劲过去了想到昨天的事后他开始慌张了,喝酒是旭之纬的大忌上一次被抓到足足1个月下不了床啊。


  婪竺臻越想越害怕等意识全部清醒时整个人已经跪到了墙角。


  等旭之纬查完酒吧监控具体知道了婪竺臻干了什么喝了多少后他的额头已经布满黑线如果婪竺臻现在就在身边他可能会直接动手。


  另一边的婪竺臻心里七上八下的他是真的不想像上次一样挨那么狠的了使劲捏自己的脸暗骂自己hun杖。


  等到旭之纬回到家看到的就是墙角那还没ai打就已经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婪竺臻,画面有点好笑但旭之纬和当过兵一样的连唇角微勾也没有。『你别说他还真有当兵的前科嘞』


  旭之纬没管婪竺臻径直往旁边沙发走去坐下,然后就这么盯着婪竺臻好似要把他看穿一般。


  一个小时过去了旭之纬缓缓开口“做了什么,喝了几杯和犯了什么规矩一条不许落说出来错了一条加一百,懂吧?”


  婪竺臻抽噎着点头,但旭之纬好像不太满意一巴掌往人fase上甩去婪竺臻fase被震的往旁边偏去旭之纬冷冷开口“嘴巴呢?喝酒喝的说话都不会了?眼泪憋回去”


  婪竺臻努力把眼泪憋了回去然后回话“知,知道,了纬哥我,我错了,下次,再,再,也不,喝酒,了”眼泪是憋回去了但声音还是颤抖的。


  旭之纬听后脑了声音瞬间提高了几个分贝怒吼道“我刚刚说的话你再说一遍!”


  婪竺臻吓得身体抖了抖随后开口“纬,纬哥让我,描述,述,错误,让我,我眼泪,泪憋,憋 ,回去,去”


  旭之纬抬眼盯着婪竺臻开口道“那你描述的错误呢!嗯?错误呢!喝酒喝迷糊了?不记得了?”


  婪竺臻低头沉思随后又抬起头颤抖着说“嗯,嗯纬,纬哥,我,我真不,不记得,得了对不起,我,我错了,你,你da,da吧呜”


  旭之纬也不在多说拉着人就往外走婪竺臻误以为他是要拉着自己去外面挨fa死都不出去拉着门框不走“哥!哥!我错了哥!”


  旭之纬见拉不动人褪去人的kz就往上扇“倔什么倔我说出去挨了吗?啊?加什么戏!不da一顿不老实是不是?啊?”50巴掌扇完旭之纬又拽着人往外去。


  婪竺臻也不在挣扎任凭旭之纬拽着走向待宰的羊羔安安静静的。


  等到了旭之纬家时婪竺臻才知道自己刚刚做了什么眼泪又啪嗒啪嗒往下掉让人旭之纬都迷糊了冷冷开口道“憋回去还没挨就哭待会有你哭的”


  婪竺臻听完停顿了几秒随后哭的更大声了旭之纬被吵的烦一巴掌挥到婪竺臻深厚teng的人嗷嗷叫被迫收声。


  “下车,你最好想想待会怎么讨好我才能少几天没法坐”

1136字我累了摆烂了各位安好过一下在更新下章肯定拍


  

曼火炼制(1)

小⭕管教向

嗯心血来潮的文章 文笔不好莫踩 整篇文目标105W字  随缘be 心情好可能会选择he

曼崇洲x梁傅竹

  

  喧哗的酒吧内弥漫着S ao劲,曼崇洲向来洁癖对于这种下流男士才来的地方他惯例是嫌弃的,出于工作他不得不来到这。


  走到包厢门口时曼崇洲余光撇到一抹残影,仅仅只是残影却让他有一丝莫名的熟悉感。


  随后他又不在多想因为那个男人已逝两年了,人不可能死而复生,他是亲眼看着他的尸体被火化,埋葬的。


  而曼崇洲不知他只是为了保护自己,而梁傅竹这两年一直在秘密执行任务今天来酒吧,是为了端了D枭的一笔生意顺便捅了他的老窝。


 然后去完成他和阿洲还未能完成的那一次实践。


  曼崇洲进了包厢,梁傅竹也准备了一下引着浩浩荡荡的警群在后面待(第四声)着。


  曼崇洲从进门到谈生意他一直注意到对面的面部皮肤和整个人都很俊俏身材壮硕但他后面的小弟看起来病殃殃瘦的和皮包骨一样,太不正常了。


  当对面亮出货品时他惊住了,这是D品摇头 玩,对面嘿嘿一笑说“放心吧没事的赚的钱你七我三这行虽危险了点但赚的多哎哥们想想吧”曼崇洲没有立刻答应也没有立刻拒绝,他要了几天思考的时间就走了。


  曼崇洲前脚刚迈出包厢就被警群劫持,双手被扣住返回包厢,回到包厢时,对面的D枭惊恐的看着一群警察。


  他知道他今天完蛋了,但转而又想觉得是曼崇洲想害他所以飞扑过去抓住了曼崇洲说“你们要是不放我走我就杀了他!”


  这时梁傅竹自带背景音乐的走上了前曼崇洲还没反应过来脖子就一松随机又落到了一个安稳结实的怀里。


  “闻虎隧你当年说过不会在来为难他的既然这样…”梁傅竹停顿一下又说“就送你10年大礼包好了,拖下去带走”


  曼崇洲抬头眼里早已湿润,不可思议的触上了他的脸说了一句“你还活着?”梁傅竹满脸黑线说道“别我没活着我是👻”。


  呃还算顺利的对话结束后曼崇洲了解到了事情的经过后就被梁傅竹亲得两眼发灰


  等唧唧歪歪好了梁傅竹提错了之前还未完成的实践曼崇洲忍了两年这会可以有的shuang自然不会放过机会


  小跑着拿来了工具包一别跑一边找工具的样子着实可爱


  梁傅竹清冷的声线从上方传来“规矩都忘了?嗯?鞋子不穿乱跑这次咱就以实践好好算算账”


  曼崇洲两眼一黑差点晕过去他这俩年错事可没少做这算起来他的辟谷不能要了曼崇洲弱弱开口“阿竹哥哥都算辟谷要…要蓝掉的哥哥”梁傅竹轻笑“嗯?怕不怕?”曼崇洲像抓到什么救命稻草就开始求牢


“怕的哥哥原谅我好不好”“哥哥我下次再也不会了好不好”“不要算账好不好哥哥”“哥哥最疼小洲了对不对”“哥哥求求你了不要打好不好”


  梁傅竹不吃这一套冷下脸又说“怕还敢范<><>褪了<pa>床上规矩不变不准动不准dang动了重来挡了da手”


  


  



网恋对象是个主1

立安x位中


内向抑郁贝x手黑温柔攻心主


ooc小圈预警⭕不喜勿入❌


先赞后看宝贝们


文笔不咋滴


  寒风呼啸,此时正是最冷的时候鹅毛大雪撒下立安的身上早已一片银白


  他找到了一个停靠的地方坐下双臂隐隐作痛内心深处一片迷茫他没家了他是一个人了心里反复着一句话


  年仅16的少年父母双亡其他亲戚不愿收养他爷爷奶奶早已在爸爸妈妈前头逝去了想到这少年心里一片漆黑难受无助一并涌上心头


  他无声的哭泣着爸妈的房子早已被那群亲戚抢去他也毫无办法因为房子不是他名下的旁边的行李箱陪着他以及他的猫


  手机的响声在耳边回荡他没有理会默默的睡着了


  醒来时他发现自己在一间屋子里空调的温度正好合适旁边放着一杯水和一瓶药还有一张纸条


  纸条上写着“小安我有点事药你先吃了放心没毒其他的等我回来细谈”


  立安也了解了个大概喝完药又到头睡了因为他太累了也顾不得现在的处境


  等立安再次睁眼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瞳孔放大他记得这个面孔


  这是他的网恋对象还未见过面但这张脸他还是看过的


  位中薄唇轻言道“嗯…没想到我们提前奔现了小安


  “本来是想等你成年礼在去找你的”


  立安沉迷不语他此时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压根没听到位中说的话


  “小安你有在听我讲话吗嗯?”


  “对…对不起哥哥我走神了”


  “嗯为什么走神在想什么”


  立安强撑着的情绪瞬间炸裂委屈无助难过伤心全都化作泪水争先恐后的流下来


  位中看到眼前的小孩泪流满面的样子说不心疼是不可能的


  毕竟是自己宠了5年的小孩立安10岁那年与这位男人相识


  那时位中也才15但心智已经很成熟了


  所以一直都是宠着立安的等到立安13岁那年位中把他扯进了小圈里面说以后要把他的深厚咒燃諧音


  立安没太放在心上不过他们也立了规矩


  立安此时已经忘了自己还欠着账呢《580下整整》位中替小孩擦去眼泪让他慢慢说


  立安说完一切以后平静了下来他记起来自己还负债累累就小心的撇了一眼位中


  刚好与位中对视位中抬起他的头一字一句的说到


  “既然这样那以后你就是我的人小安你愿意吗”


  立安如捣蒜一般的点头“那么”


  位中稍作停歇了一会又说


  “我们来算算账580下我们分一个星期来一天83下有意见吗?”


  “没…没有”


  “规矩还是和以前一样礻库齷孑齷t了足八沙发上”


先这样我累了后面回锅和狠拍我先摆一会顺便写个作业喜欢的小蓝手红心点一下谢谢

一个喜欢摆烂的阿桑

  业余写手经验不丰富文笔太差不要管我了(主要是没有亲身经验写不出什么花来)用词不当或者哪里和现实不符合了一定要告诉我!!!!!

  wb:桑m崽脆皮且恋痛

小号指路@桑桑 

  目前就呆老福特和wb更文后续会考虑afd谁能告诉我海棠又是啥子哦我1G了